• 2004-10-31

    若年之梦(一)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kazemaki-logs/469650.html

    像是躺在一艘小小的船里。

    耳边传来水波清晰的流动声,很温柔的风缓缓抚过人的脸面。不清楚白天还是晚上,闭合的眼睛感受不到阳光的刺激,也并非黑暗。隐隐的似乎有视线在打量着。

    躺着的感觉很好,头脑里不知是谁,给下了个睡过去的命令……

    可为什么是在船上?

    想到这里就突然的醒转过来,挣扎起身,却发现没有从梦里挣脱,只是换了个坐起的姿势,很有些茫茫然的观察着四周。在意料中,除了貌似河水的一望无际,梦里是不会出现什么景色的。

    确实是一艘小小的电机船,窄窄的船仓,大概只能容纳两三个人拥坐一起,在湖泊或内河游玩,钓鱼消遣。

    不记得有过坐这种船的经验,若算上出海,大概坐过海岸巡逻艇。

    此时倒闪过模糊的影象:有谁兴高采烈的提到,要租一艘这样的小船,选个月色好的夜里,到多摩川欣赏夏季花火大会。

    [~~~漂亮的烟火哦~]

    [你为什么会喜欢这种小孩子的玩意?]

    [不觉得生活很无趣么?以前,绝对不会是这样的……]

    [说谁呢?]

    [谁无趣就是说谁。]

    [失礼,我确实是个无趣的人。]

    [说谎,你以前不是这样的,不是。]

    [那是什么样的?我记得是很无趣,你一直说我无趣。]

    [可是你承认得实在爽快,让我失去了和你吵的兴趣呐……]

    [很想吵架么?]

    [想的,想吵起来收不住,吵到要分手。]

    [你……有什么就直说。]

    [就是,分手。]

    [你希望什么样的答复?]

    [你的希望就是我的希望。]

    [我从来不谈希望,那太渺茫。]

    [所以你连一个希望不肯给。]

    [是你在逼迫我 ]

    [到底谁逼迫谁?是谁在追着一定要给你肯定的答复?是谁在下雨那天拽着我不放开?又是谁说过爱我?]

    [够了!是谁想要分手?]

    [是我们两个……我们都太累了……]

     

    模糊的影象开始重叠,是什么呢?好象是与谁在对话。

     

    “慎次、慎次?快起来吧,学校那边来电话了。快起来。”母亲的呼唤一声急似一声,床上的儿子却仍然禁闭着眼睛,眉间吃力的皱起,似乎沉在什么梦里了。伸手轻轻拍打儿子的脸颊。

    室井慎次,21岁,为了关于一条从未见过的河的梦,生平第一次在电话里和人吵架,摔了话筒。

    差不多15年以后,当他站在多摩川的岸边时,才意识到那个夏日午后的梦,有关于未来。21岁刚刚毕业的年轻人,还没有意识到他将去到的那个城市,那个组织,以及遇到的那个人,会带给他怎样苦难波折的生活——不过这苦难是夹杂幸福的,或者可以说是甜蜜,刀锋上可口的糖浆,那么那么的诱人,即使是割破了嘴唇,也会带着血微笑。

    此时此地,割破的不是嘴唇,而是某个人的血管,喷溅的红色花朵在泥地上盛放,顺着地势慢慢流向河水。

    蜿蜒浓色的浊流,就像自己血管里流的一样肮脏,室井愣愣的看着自己手中,那把刚刚割过血管的刀。锋利的光芒,折过红色的晕圈。

    半饷,他才拿过旁边人递来的密封袋,装好凶器。转过身来问。

    “发现尸体的人是谁?”

    分享到: